美国迎来史上最年轻、首位公开同性恋总统的可能性有多大?